<button id="plmq4"></button>
  • <nav id="plmq4"><sub id="plmq4"><noframes id="plmq4"></noframes></sub></nav>
    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西部美文

    疫情中,和病毒斗爭,也在和自己斗爭

    編輯:張藝齡 來源: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:2020年07月24日
    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
    不得不感嘆,時間過得真快。新冠疫情剛開始讓人害怕的時候,還是在最寒冷的冬季,轉眼間,已經過去將近5個月時間了。這5個月里,冬天早已遠去,春天也已經走了,現在,最熱的三伏天也快要到了。春節后那些恐怖的日子,仿佛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,其實,那只是剛剛過去。

    這場新冠疫情,檢驗了國家體制的優劣,檢驗了人性的光芒與黑暗,也檢驗了普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。從剛開始的滿不在乎,到后來的恐慌彌漫,再到現在的常態防控,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每個人的心理都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考驗。那幾個月里,我自己不僅是在與病毒做斗爭,同時也是在和自己的心理做斗爭。

    春節放假前夕,臘月二十幾的時候,公共汽車上、商場里,戴口罩的人已經多了起來,看著那些口罩上面驚恐的眼睛,我當時覺得很可笑。武漢有了疫情,一共也就幾百個人被感染,陜西這邊至于那么害怕嗎?臘月三十的晚上,恐慌的情緒已經開始在微信朋友圈彌漫,我發了一張自己在健身房里鍛煉的照片,配上了一段文字:“口罩,誰買不起?戴口罩,誰不會?只不過,我覺得,在寶雞和咸陽,不至于。我絕對不相信幾個從武漢回來的學生,能讓幾百萬人全都染上肺炎,我絕對不相信那幾個學生或者生意人的唾沫能到我的跟前。即使在人群當中能夠碰見從武漢來的人,我也不認為他的病毒隔著幾米遠能把我怎么樣。更重要的是:我不想五大三粗、身體健壯,而且看起來有思想、有文化的自己戴上口罩,讓周圍的人覺得恐慌。我只是覺得,一次乙級傳染并不至于把人嚇死。我只是覺得,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有信心和力量!我只是覺得,我們可以認真對待,但沒有必要過度恐慌。我只是覺得,恐慌情緒的傳播不能比病毒的傳播還可怕。我只是覺得,在一片恐慌之中,需要有人堅毅的告訴大家,不怕!沒事!王楓同志就是不戴口罩!”。結果,我招來了一大片批評和好言相勸的聲音,大多數人都認為我錯了。

    兩天以后,從正月初二上午開始,疫情防控已經成為擺在14億國人面前的頭等大事,新冠病毒讓春節失去了應有的氣氛,讓整個村子、整個小區、整個城市變得陰森恐怖,沒有人敢上街,沒有人敢出門。按照省上的統一要求,新聞單位從正月初三開始正式上班,我的部門一共三個人,另外兩個人,一個小伙家在二十公里以外,每天坐班車上班,另外一個軍嫂家在5公里以外,她要每天坐公交車上班,還要照顧孩子。我家距離單位只有兩公里,我就讓他們在家遠程辦公,自己一個人每天到單位上班。那些日子,往日里熱鬧、繁華的寶雞市行政大道始終是冷冷清清的,我每天走路上下班,邊走邊用手機拍錄像記錄下當天的感受,在我目光所及的范圍內,很難看到幾個行人和汽車。

    那些天,口罩成了最珍貴的東西,大家都在找口罩,但是根本買不到。正月初二單位開會,看到一位同事戴著3M口罩,我感覺他完全就是一幅得意洋洋的樣子。單位和小區門口,不戴口罩堅決不讓進,我就只好在家里找。還好,一年前裝修房子里曾經買過一袋一次性口罩,還剩下8個,我就隨便拿了一個裝在兜里。在進出小區和單位時,戴上口罩,一過門口,我馬上把口罩裝進褲兜。走在街道上,我從來不戴口罩。有一次,在街上碰到一個戴著口罩、防護眼鏡的小伙,他用異樣而且極端仇恨的目光看著我,我當時感覺,如果我和他再多看幾眼,可能就會打起來。那個時候,好像感覺,敢上街的人都是病毒攜帶者,上街不戴口罩的人,絕對是壞人。我為什么不戴口罩,因為我始終認為,和患者沒有密切接觸就危險不大,走在空曠的大街上不會有危險,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上,不是每一立方米的空氣都有病毒。

    我一直覺得病毒沒什么可怕的,大家是過于恐慌了,但是,幾天以后的一場虛驚,卻讓我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,如果被病毒抓住,那該是多么可怕。2月8日下午,我去渭河河堤上跑步,回家以后,感覺吸了一些冷風,我以為,第二天就沒事了。沒有想到,2月10號早上,剛走到單位的樓道里,就感覺到有點胸悶,好象支氣管有點發炎,到了辦公室以后,感覺癥狀更加明顯了。如果是在平時,我可能根本不會在乎,但在那個特殊的時期,我開始害怕了,開始胡思亂想了。自己對這場疫情一直不以為然,如果單單把自己感染上,那就有意思了,難道這病毒專治各種不服?如果有問題了,單位和小區的門肯定進不了,我更害怕,萬一自己給孩子傳染上怎么辦?一個年已半百的人,花期已過,沒什么害怕的,但孩子不能有任何閃失??!

    那些天,孩子在家里上網課,我要給她把后面幾天的上課資料打印好,中午拿回家。不敢給孩子實話實說,我只好偷偷回家,把打印好的課本放在了家門前的鞋柜上,然后給孩子打電話說:“爸爸中午太忙,就不回去了,我讓單位一個叔叔把學習將被給你放到門口,你去拿一下”。走出小區以后,我在半路上買了京都念慈庵枇杷膏和克咳膠囊,又買了一個體溫計,中午在辦公室吃方便面。到下午三四點的時候感覺還不錯,體溫也正常,但是到下午6點的時候,感覺情況又不對了。想一想,還是去醫院吧。

    在空蕩蕩的大街上,一個人開著車,本來想去市中心醫院,那里是疫情定點醫院,但突然一想,如果去了那里,可能就走不了。認真想了一下,后來干脆去了市中醫醫院。那天晚上,中醫醫院顯得非??植?,所有的樓道里都空蕩蕩的,偶爾走過的一個醫生或病人也看著讓人感到害怕。值班大夫給我開了驗血、驗尿和ct的檢查單,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在醫院走來走去地檢查,結果,一切正常,拿著大夫給開的復方甘草合劑和清咽利喉口服液,我終于放心地回家了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感覺,自己仿佛是一個被判處死緩的囚犯,突然被告知沒有罪,可以回家了,那種感覺,怎是一個輕松能形容的?

    現在想起來那一天的心路歷程,不禁覺得自己可笑,為什么一個普通的肺部感染就能把自己嚇成那個樣子?實際上,不管是任何人,遇到那種情況,可能都 會和我一樣,因為在那種特殊的情況下,那種特殊的病癥肯定會讓人想到新冠肺炎,也必然會想到前途、家庭甚至會想到死亡。在疫情中,我們一般人,每天看到的都是一串串冰冷枯燥的數字,但實際上,每一個數字的背后,都可能是一個驚心動魄的心理過程,甚至是一個生離死別的故事,那數字之所以枯燥,只是因為我們自己沒有經歷。

    我一直在關注著中國和全世界疫情的發展,也寫過很多文章,發過很多視頻。在談到疫情和病毒時,自己一直說得很輕松,但我深深知道:這場疫情,我們每個人,都不僅是在和病毒做斗爭,也是在和自己做斗爭。疫情,在考驗著我們每個人的病毒防護能力,也考驗著我們每個人的心理。真心希望,這場疫情能夠早日結束,不論是被感染的人,還是正常工作生活的人,都不要再被病毒折磨。

    上一篇:麥黃杏 (楊進云) [2020-06-12]

    下一篇:我在雨中等你來(作者:佚名) [2020-08-17]

    网上斗牛赚钱